天津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设备厂家

89户选矿企业影响环境攀枝花打响选矿行业污染综合整治攻坚战

2021年12月16日 天津机械设备网

89户选矿企业影响环境 攀枝花打响选矿行业污染综合整治攻坚战

89户选矿企业影响环境,攀枝花打响选矿行业污染综合整治攻坚战——盐边县益民乡巴拉河流域的小选矿企业,污染了河流。取缔了小选矿企业的盐边县益民乡巴拉河流域河水变清.. 89户选矿企业影响环境,攀枝花打响选矿行业污染综合整治攻坚战——

盐边县益民乡巴拉河流域的小选矿企业,污染了河流。

取缔了小选矿企业的盐边县益民乡巴拉河流域河水变清了

督办项目

攀枝花市选矿行业污染综合整治项目

督办内容

●第一项:依法实施对盐边县巴拉河流域76户小选矿企业的关停取缔工作

●第二项:依法实施对东区13户选矿企业的关停取缔工作

完成时限

●第一项任务2017年12月31日

●第二项任务2018年12月31日

完成情况

●截至7月18日,已完成盐边县巴拉河流域76户小选矿企业中69户的关停拆除工作

●截至7月18日,东区13户选矿企业已全部执行断水、断电、停产,已完成拆除4户,其余9户正按时间节点加紧拆除中

□冯明仕 本报记者 王代强

套绳,调运,解绳……在数名工人和一台吊车的密切协作下,一组组螺旋机被拆解在地。7月13日上午,位于攀枝花市盐边县益民乡巴拉河流域的星铭工贸公司,拆除工作正紧张有序地进行。

“攀枝花有89户选矿企业影响环境,被省级挂牌督办,按要求须关停取缔。”攀枝花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针对盐边县巴拉河流域的76户小选矿企业和东区金沙江两岸的13户小选矿企业,6月中旬以来,攀枝花打响了选矿行业污染综合整治攻坚战。

三宗罪

废水 粉尘 噪音

89户选矿企业乱排污

7月12日上午9点半,记者随攀枝花市东区环保局环境监察执法大队大队长和丽华一行,从市中心乘车出发,沿金沙江大道往东北方向行驶,半小时后抵达银江镇朱矿铁路排土场附近的一处山坡,寰宏工贸公司选矿厂正位于此。

站在一堆选矿废渣旁,该选矿厂负责人赵海波向记者介绍,寰宏工贸公司选矿厂占地10亩,建于2008年。选矿所需的原矿从几公里外运来,在这里通过球磨机等设备,提取钛精矿和少量铁精矿。高峰时期,每天能消耗上千吨原矿。

“用球磨机磨碎原矿的过程必须加水,避免损坏机器。无论是干选还是水选,选矿过程都需要水。”和丽华说,虽然寰宏工贸公司选矿厂建了洗选水池,但仍将部分污水直接就地排放,造成土壤和水体污染。

比土壤和水体污染更难防控的是粉尘污染。赵海波说,球磨机、螺旋机等选矿设备运行时,矿石在机器中不断翻滚、摩擦,产生大量粉尘,并蔓延到车间各个角落。如果工人不戴口罩、不穿防护服,很容易吸入粉尘,患上呼吸系统疾病。这些粉尘还向厂房外面的山坡扩散,树叶和附近的农作物上,长年裹着一层灰。

赵海波还告诉记者,该厂的选矿废渣,一般要堆积到3000吨左右再一次性运出去,大货车每天要跑将近50趟。附近一位村民回忆,大货车车轮碾过路面时“轰隆隆”地响。“选矿厂噪音大,吵得娃娃没法静心学习。”这位村民说。

像这样影响环境的选矿企业,在攀枝花有89户。

攀枝花境内拥有丰富的钒钛磁铁矿,采矿、选矿历史较为悠久,而水源是选矿企业赖以生存的条件,所以攀枝花很多选矿企业分布在江河沿岸。这些被当地人简称为“小选矿”的企业,“大多存在环保手续不全等问题,属于违规生产,乱排放废水、粉尘、噪音等造成了环境污染。”当地一名长期从事环保工作的人士告诉记者。

一股劲

断电 停产 拆除

以“断腕”决心推进整改

今年6月,对攀枝花市东区的寰宏工贸公司等13户位于金沙江沿岸的选矿企业依法实施关停取缔工作,被列入省级挂牌督办内容,并明确了整改完成时限为2018年12月31日。

“自加压力,我们以‘断腕’的决心制定了2017年7月30日完成的整改计划,主动把完成时限提前一年半。”东区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憋着一股劲儿,要确保提前完成整改任务。

这也是攀枝花全市的决心。为彻底整治这些选矿企业,6月中旬以来,攀枝花集结各方力量,开始了一场碰真逗硬的关停拆除行动。市级层面制定了相关拆除方案,定下了时间表,对省级挂牌督办明确的完成时限作了提前,对各级各部门的职能职责作了进一步明确。与此同时,通过新闻媒体及时对外发布拆除进度,接受社会监督。

对整改工作,东区和盐边县也高度重视,各自组建了相关工作体系。盐边县由县领导牵头,林业、经信等6部门包户,层层压实责任到每个干部肩上,对执行不力的干部进行问责。

通过多部门配合,东区13户选矿企业已全部执行断水、断电、停产措施,阻断了“小选矿”们对环境的影响,盐边县的76家小选矿企业也实行了停产。停产并非是结束,拆除的步伐紧跟而来,截至7月18日,盐边县巴拉河流域的76户小选矿企业已拆除69户,其余7户正在有序拆除;东区13户选矿企业已拆除4户,其余9户正按时间节点加紧拆除,预计7月31日前全部拆除完毕。

这些选矿企业拆除后,腾出的土地怎么办?攀枝花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关停取缔这89户选矿企业后,该市的重点工作将放在开展生态治理和生态修复上,按照当地绿色发展的相关规划,可能对腾出土地实行复垦复耕。

水清了,又能下河摸鱼啦

□张韵晗 本报记者 王代强

盐边县益民乡回龙村位于巴拉河沿岸,该村村民兰朝平对于关停拆除选矿企业一事表示支持,“以前这些企业把污水排放到河中,鱼虾都不能生存了。关停以后,水清了,又能下河摸鱼啦。”

兰朝平回忆,在他小时候,巴拉河河水清澈透明,河底砂石清晰可见。兰朝平常常和伙伴们下河洗澡、摸鱼。河水还是周边农田的主要灌溉水源,岸边绿树成荫,晴天能看见许多村民在树下乘凉。

可是后来,兰朝平发现,一些非法建立的选矿企业开始在巴拉河沿岸选矿。一条条管道将污水排放到河中,河水慢慢变黑,散发出难闻的臭味。

“不仅是水污染。”兰朝平说,大货车往来运输废渣,将原本平整的路面压得坑坑洼洼,扬起漫天尘土,路过的村民都捂着鼻子。甚至,选矿企业附近地里种植的番茄上,都裹着厚厚的一层灰尘。

在兰朝平看来,这次集中关停拆除巴拉河流域非法选矿企业,政府是下了决心的,他几乎每天都看到有干部在河流沿岸奔忙,督促企业拆除。当得知这些选矿企业拆除后,土地将重新耕作时,兰朝平笑了:“企业拆除了,河水变回原来的颜色,噪音、灰尘也消失了。”

非法选矿企业因何兴起

当事人:盐边县环保局纪检组长胡正海

盐边县巴拉河流域,有76户非法选矿企业,为何如此集中?

盐边县环保局纪检组长胡正海,对当地非法选矿企业的历史比较了解。他说,盐边县巴拉河流域非法选矿企业的兴起,是历史遗留问题和市场诱导两大因素导致的,非法选矿企业的原材料也有县内、县外两大来源。

胡正海说,盐边县钒钛磁铁矿主要分布在新九乡等地区,周边有很多矿业企业。2000年左右,全县大概有20多家合法矿业企业。他们基本都有自己的矿山,但这些企业规模小,选矿工艺不高,加工后剩下的大量尾矿还可以进一步选矿,以提取钛精矿和铁精矿等。

部分小型矿业企业于是偷偷将尾矿卖给违规建设的选矿企业赚取利益。加上2010年左右,钛精矿、钛白粉等市场回暖,在利益的驱使下,一些非法选矿企业开始在盐边县巴拉河流域建厂选矿,还从盐边县外购买尾矿进行选矿。

另外,“选矿需要水源,所以这些小选矿企业集中在巴拉河流域。”胡正海补充说。

青岛汉缆

汉河电缆

青岛汉河电缆